美国製造业并非全然外流,先进製造一直坚挺

美国製造业并非全然外流,先进製造一直坚挺

川普以「让美国重新伟大」的口号当选,所谓重新伟大,很大程度指的是振兴製造业工作,美国製造业整体来说长期萎缩,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事实,但是,并非所有製造业都是如此,在多数製造业外移、缩编的同时,美国的先进製造业却一直坚守阵地,甚至还走向成长。

打造骨科植入物医材以及手术装置的微脉冲(Micropulse)在 5 年前只雇用 190 名员工,5 年下来,不仅没有外移、外包,雇用人数还增加到 306 人,年营收 4,000 万美元,事实上美国先进製造领域正如微脉冲的例子,不仅没有受到其他製造业的外移、外包风潮影响,还正在扩大雇用,美国未来 10 年内将需要 350 万技术劳工,先进製造的产品附加价值高,也让美国製造业产值持续提升,平均每名员工每年产生 18 万美元产值,是 1978 年时的超过 3 倍。

学者指出,美国一般的说法,认为中国夺走了美国高薪劳动工作,这种看法是错误的,事实是,中国抢走了美国的低薪劳动工作,但过程中增加了美国的高薪工作,工作损失主要在低薪、低技能的职缺,2000~2013 年,高中以下学历的工作机会减少 44%,但是,具备大学相关学历的製造业工作却增加了 17%。此外,2000 年至今,具大学学历的製造业工作机会增加 32%。2000 年以来美国製造业总体来说损失 500 万个工作机会,20 年来就业减少 28%,但同时,如医疗器材产业 20 年来却增加雇用 8%。

美国综合工业大厂奇异(GE)也是这样看待产业发展趋势,2016 年 4 月奇异发表《未来劳动力──先进製造对全球经济的影响》报告,指出过去两个世纪以来的创新历史中,证明科技进步的过程中,技能落伍的人失去工作,丧失许多重複性作业的低薪工作,但是创造了更多策略与创意性的高薪工作,为愿意学习新技能的人提供更多机会,总体来说,对产业升级与总体劳动品质其实具有正向的影响。美国製造业并非全然外流,先进製造一直坚挺

川普想要带回低阶劳力工作,但许多学者的看法相反,认为在比较利益法则下,美国原本就适合发展高成本、高技能导向的先进製造产业,而这个趋势也利于美国把低薪无发展性的工作抛弃到海外,同时创造更多高收入工作。1960 年以来,美国减少数百万製造业劳工,但製造业所佔 GDP 却维持同样是 2.5%,先进製造业也拉高劳工平均薪资,如今美国製造业劳工平均时薪达 26 美元。

儘管许多预测认为科技进步产生的新工作会少于取代的旧工作,不过奇异与牛津经济研究院合作研究引进先进製造技术的产业,发现先进製造产业佔美国 13% 就业,约 2,400 万人,对 GDP 影响力则达19%,31 兆美元,这是因为先进製造业的薪资较高,平均年薪为 9.5 万美元,而非先进製造业的劳工平均年薪只有 5.7 万美元。

先进製造业不仅薪资较高,对其他工作机会的带动程度也更高,每个先进製造业工作带动产业链产生 3.5 个其他工作,相对的,非先进製造业工作则只带动 2.2 个。而面对经济风暴,先进製造产业所受的冲击也较低,以金融风暴后的 2009 年与 2002 年相比较,先进製造业裁员 21%,损失 130 万工作机会,非先进製造业则裁员 24%,损失 200 万个工作机会,两者受损害相当,但在经济复甦后,先进製造业回复了其中 17% 的工作,非先进製造业则只回复 10%。

先进製造业也可能成为「铁鏽带」各州的救赎,例如 2000~2010 年损失了 35% 製造业就业机会的印第安那州,2010 年製造业就业降到 43.9 万人,但印第安那州如今是先进製造比例最高的一州,有 53% 製造业工作来自于先进製造业,在先进製造业带动下,如今製造业有 51.62 万人就业。印第安那州的先进製造企业包括劳斯莱斯(Rolls Royce)、礼来药厂(Eli Lilly and Company)、医疗器材厂库克医疗(Cook Medical)、捷迈医疗(Zimmer Biomet)等。美国製造业并非全然外流,先进製造一直坚挺

以医疗厂商而言,设置在美国比起海外更有竞争力,因为医疗产品必须密集的与第一线来回沟通改进,沟通过程又充满专业名词与专业医疗知识,要亚洲供应商沟通,既有语言障碍鸡同鸭讲,双方还有半天时差,远不如本地厂商;此外,医疗产业是高度管制的产业,经常得接受主管机关查核,要是在海外生产,将会有许多监理上的问题。虽然在美国製造成本不是最低,但提供了可靠性、容易沟通的高价值。

而美国的产业困境,其实也成为厂商专业化、先进化的动力之一,微脉冲成立于 1988 年,原本主要客户是开利冷气(Carrier)母公司联合技术(United Technologies)等一般工业厂商,不料 1990 年代到 2000 年代初期这些客户大举外移,微脉冲客户尽失,不得不转型,专精于医疗领域,将其他生产设备卖掉,发展至今,成为先进製造成功代表。

企业需要持续创新,并不等于净工作流失,而是劳工需要转型至所需要的新技能,唯一的问题是,许多劳工不愿意学习新技能。印第安那州大学商业研究中心 2003~2014 年调查近 20 万名交通设备与基础金属业的衰退产业劳工,发现三分之一的劳工都留在原本产业,44% 在 2014 年之后就没有任何薪资纪录,也就是说失业,但是,却只有 3% 员工前往进修。

美国产业回流是既定趋势,其实自欧巴马时代就已经逐渐开始,但是回流的产业多半是高度自动化、高附加价值的业界,也就是均属于先进製造业,无论如何,纯粹凭着大块肌肉、无脑的工作永远不会回来,劳工若自己不跟上时代,不管川普或未来的其他美国总统再怎幺鼓励企业回流,也是枉然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